主页 > 国内 >

订花篮

排队3个小时,看医生3分钟,看孩子困难背后的真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解局(ID:zhengjieclub),头图来自视觉中国。一轮轮的冷空气袭来,挂号的人挤满了医院大厅。在市一级医院的儿科诊区,凌晨三点和中午十二点,几乎没有区别,一样的人满为患,一样的憔悴家长,一样的超负荷工作的医师。每到流感高发季节,“儿科医生荒”的难题总会引起热议。三天前,我陪朋友带孩子急诊,在一家市儿童医院,九点挂上号,下午一点才进诊室。据说,这还是幸运的,因为毕竟挂到了号。在对儿科医生之“荒”有了一次零距离的体验之后,心生好奇:在中国,儿科医荒到了什么地步呢?破解之道,又在何方?一、中国儿科医生有多少?15.4万!中国儿科医生有多“荒”?要了解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知道中国儿科医生有多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这是一笔糊涂账。有人说是十万,有人说是九万,统计口径不同,说法也不同。一个广为流传的数据是:中国儿科医生的总量为13.5万。这个数据来自于2016年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但实际上,这已是快三年前的调查统计了,用来分析今天的情况,已经太过落后。中国儿科医生到底有多少?在国家卫生委的官方网站上,可以查到一份名为《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2375号(医疗体育类234号)提案答复的函》,发布日期是12月5日。这份公函中透露:截至2017年底,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15.4万名!节选自《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2375号(医疗体育类234号)提案答复的函》这无疑是目前最新,也是最权威的数据。二、缺口多少?或高达20万!15.4万人,乍一看不少,思量则知不足。两年前,卫生主管部门曾提出过一个目标:到2020年,每千名儿童配比的医师要达到0.69名。这相当于是1400名儿童配比1名儿科医生。但根据最新的数据测算,现在的配比在0.63名,相当于1580名儿童配比1名儿科医生。从1400到1580,看起来差距不大,但其实挑战不小。一年多以后,中国儿童数量也将超过2.9亿。如果要实现“0.69名儿科医生/千名儿童”的目标,那么,中国儿科医生至少缺口5万人。即使顺利实现这一目标,仍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有较大的差距。业界的调查数据显示,发达国家“每千名儿童的医师配比”一般在0.85至1.3人,美国更是达到了1.6人。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配比则是1.5人。而且,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不同渠道对中国儿科医师总数的推算是不同。具体到对儿科医师的缺口估算,有专家估算,算上离职、转业者,缺口很可能超过8万人,最高估算超过20万。5万、8万、20万,无论是哪一种数字,中国儿科医生缺口大,“荒”情重,却是不争的事实。追赶之路,远未结束。三、候诊3小时,看病3分钟不平衡,是中国儿科医疗资源的一个突出特征。查阅一些近年来的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报告可以发现,在儿童医院的区域分布上,城市和农村的比例大约为4:1,且有七成以上都集中在大中城市,北上广更是儿科医生集中的“高地”。而在中西部一些地区,情况则不太乐观。比如,2016年,陕西当地的一家媒体报道称,在陕西省渭南市,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医生0.17人,医患配比严重不足。今年1月,《贵州日报》亦报道称,当地每千名儿童也只有0.34名儿科医师。儿科医生荒,产生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医生超负荷工作,病患就医体验差。许多人还想不到,因为儿科医荒,卫计委还曾出台过看似“奇葩”实则无奈的规定,要求在季节性疾病高发期,儿科不得出现停诊和拒诊。至于就医体验差,则从“候诊3小时,看病3分钟”的俗语中即可明晓。这一点,在三天前,我即体会到了。当时我们九点挂上号,排在之前的已有191个人。在当天7个儿科医生同时出诊的情况下,下午一点半才看上。而事实上,很多医院没有这么多的儿科医生同时出诊。在市一级医院的儿科诊区,凌晨三点和中午十二点,几乎没有区别,一样的人满为患,一样的憔悴家长,一样的超负荷工作的医师。四、苦、穷、险,留不住的人为什么没有医生愿意从事儿科?苦、穷、险,是其中的三个原因。首先是“苦”。近年来,对大众来说,医生挺着大肚子值夜班,做完手术就地瘫倒睡着的新闻已经不算是“新闻”。医生累,儿科医生更累,压力更大。有权威的数据显示,儿科医生的工作量平均是非儿科医生的1.68倍。比如,在广东佛山,2015年,佛山市每名儿科医生每年平均要接诊10101人,最多的需要接诊13511人。以此而论,即使全年无休,平均每天也要接诊30多人。如果考虑到手术、夜班、住院医师等等,那么门诊医师工作量负荷之大,不言而喻。今年1月,天津海河医院曾发布公告,因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不得不停诊。新闻爆出以后,让许多人大感意外的是,在这所三甲医院里,其实只有三名儿科医生。有些儿科医生晚上急诊,一晚上看上百个病患,几乎成为常态。有不少儿科医生戏言“好好睡一个懒觉”是最大的梦想。又苦又累,压力又大,在医生群体中,流传着“金眼科,银外科,打死不去小儿科”的戏言。其次是“穷”。儿科医师比其他医师收入不高。这一点,许多人并不认同。在普遍的认识里,医生职业离不开“高薪”“灰色收入”“红包”这些词语。这些现象确实存在,但并非人人如此,尤其是对于儿科来说。调查显示,大多数医生,尤其是资历不深的医生,普遍处于低薪过劳的状况中。据调研,2016年中国儿科医生税前月收入普遍低于5000元。据我的了解,在一些中等城市,年收入也大多不过十多万。这与儿科医生的工作量相比,性价比并不突出。儿科医生收入为何低?在目前的医疗体制下,医院运营压力大,有强烈的盈利冲动。然而儿科虽然就诊人数多,但儿科用药少,耗材少,大型检查少的特点分不开。经济效益也就低,医生的收入自然也就高不起来。2016年,北大深圳医院儿科副主任周于新在接受采访时曾介绍:一个年轻的儿科医生基本工资四五千元,加上奖金三四千元,一个月收入在一万元左右。对于资历30年的老儿科医生,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一万五千元。而检验科、超声科、口腔科等科室每个月的奖金就有一万多元。不过,客观地说,跳出中国看,事实上,儿科医生收入低,在全球也很可能是一个普遍性的现象。今年7月,美国网站Medscape发布“2018美国医生收入报告”。该报告显示,在美国各科室所有医生的平均年收入,前三位为整形外科、骨科、心内科,高达40~50万美元,排在最后三位的则是内分泌科、儿科、公卫预防,只有20万美元左右。第三,险。儿科有“哑科”之称。因为儿童大多难以表达病情,病情发展快,对医生的诊断水平要求极高。中国家长又似乎特别爱子心切,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医护稍有不慎,就极易引来家长斥责,甚至打骂。在儿科,一个孩子看病,身后跟着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一大家子,并不罕见。一针没扎好,招来一个大嘴巴,时有所闻。棘手的是,本来儿科医生就不多,却还常常留不住人。《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在2011~2014年里,报告发布的前3年里,中国儿科医师流失了1.4万余人。其中,35岁以下医师流失超过两千人。这个年龄段是儿科医生的主力军,也是流失率最高的年龄段。深圳卫视曾经做过一次报道。报道中说,2011年~2015年,深圳市儿童医院共有36名医师及139名护士辞职。从深圳儿童医院辞职的就有网红儿科医生裴洪岗。他在辞职信中承认:“儿科医生工作量大,辛苦,医患纠纷高发,风险大,收入低,所以如果有别的选择,大多数医生不愿做儿科医生,这也是儿童看病难的主要原因之一。”五、恢复儿科招生,亡羊补牢中国儿科医生紧缺,还有一个较为特别的原因。在1998年的教育改革中,本科阶段的儿科专业曾被撤销。理由是“专业划分过细,专业范围过窄”。第二年起,大多数院校就都停止了招收儿科学生,代之为统一的临床医学专业。儿科专业被取消后,新的儿科医生培养机制又没有跟上。相当于直接切断了儿科医师的稳定来源,有专家直指这“从根源上造成了今天儿科医生短缺的局面”。幸运的是,从2016年开始,各所大学又开始陆续恢复儿科招生了。虽然要想补上缺口,尚待时日,但亡羊补牢,总算不晚。当然,面对儿科医生少,各主管部门并非毫无作为,涨待遇,建医院,恢复招生等等措施都陆续落实。据媒体报道, 从2017年开始,临床医学生在广州接收儿科规范化培训期间,可以享受政府补贴。2017年入学的广医儿科医学生,已经全部得到资助,并实现了广医儿科医学院本科阶段完全免费。来源:南方都市报另外,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儿童医院228家、开设儿科医疗服务的医院20024家,分别较2016年同期增加了19家和1117家。全国医院儿科总床位数33万张,较2016年同期增加近2万张。当然,这些措施,距离从根本缓解“儿科医生荒”,改善就医体验,仍有相当长的路,需要我们拭目以待。相信有很多朋友都有带孩子看儿科的经历,欢迎你留言,分享你的经历,以及对中国儿科医生紧缺的看法。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解局(ID:zhengjieclub)。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网立场

     本文由 正解局© 授权

     网 发表,并经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

当前文章:http://www.space178.com/zt2/688179-764813-75185.html

发布时间:11:25:24

广州设计公司  易用设计  广州产品设计  万彩吧  产品设计  易用设计  广州设计  产品设计  广州外观设计  广州设计公司  二四六彩  

{相关文章}

蒂姆·杜伊:特朗普可能对美联储造成了永久性的损害。

    特朗普对美联储加息意愿的不满随着美国股市的震荡而增加。总统计划解雇他的主席鲍威尔的消息也温州空调维修_沈阳新闻网网很响亮,引起了市场的猜测。

    蒂姆杜伊是美联储的著名观察员,也是俄勒冈大学的教授。他指出,特朗普现在认为鲍威尔是“肉中刺”,并且认为他必须把它拔掉。但如果特朗普真的解雇鲍威尔,市场可能就会一团糟。

    在杜伊看来,市mutualism_引言是什么网场参与者的最佳方案如下:

    鲍威尔辞去美联储主席一职,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取而代之的是现任副主席理查德克莱达。到那时,股市将急剧下跌,甚至可能自由下跌,美国国债将急剧上升。

    克拉里达和其他美联储成员在2019年1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货币政策会议上降息,甚至可能召开紧急会议提前降息。股市随后反弹,如果过渡足够快,经济将不会受到金融市场波动的影响。

   糖尿病肾病能活几年_莱俪网; 最糟糕的情况是:

    美联储坚持战斗到底。为了维护中央银行的独立性,它选择将鲍威尔的解雇提上法庭。

    这个过程可能会无限期地延迟,导致金融市场继续规避风险,最终对经济整体造成足够损害,并“伤害”无辜的普通公众。

    但杜伊还表示,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美联储也会成为,或者已经变成另一个受到损害的机构。现在的风险是,美联储安抚市场或经济生产技术部_白い恋人网的任何举措似乎都屈服于特朗普的要求。

    简而言之,在特朗普的“反复无常”之后,美联储必须权衡其反应,以便其独立性可能不存在。

    Duy的结论是,不管发生什么,市场目前处于一个未知的危险区域。市场不知道政府是否能够有效地应对金融危机,这意味着美联储的角色今天比上一次危机更重要。

    但现在,特朗普已经“伤害”了美联储,而母亲的影响力将会下降。因此,特朗普在引发危机的同时似乎正在摧毁处理危机的机构。每次他大发雷霆,推特上的股票市场和其他风险资产的风险就会继续下降,引发更糟糕的情况也会上升。

    特朗普最近推出的“愤怒”美联储是在十几个小时前的圣诞前夜。

    特朗普最近抱怨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他说:“我们经济的唯一问题是美联储。他们没有市场意识。他们不了解贸易摩擦,也不了解美元甚至民主党关闭边境的必要性。

    在此之前,彭博社援引四位知情人士的话说,特朗普在美联储最近一次加息和美国股市崩盘几个月后讨论了解雇鲍威尔的问题。

  &n护理专业自荐信_国泰金牛创新成长网bsp; 两位知情人士说,特朗普在过去几天里曾多次私下讨论此事。特朗普一直认为美联储应该停止加息。就在本周美联储会议召开前一周,他已经四次向媒体表示,或者发起了美联储的“不加息”。

    然而,美联储在本周的会议上继续加息,这大大增加了特朗普的沮丧情绪,也增加了鲍威尔的不满。

    据知情人士透露,一些顾问警告特朗普,解雇鲍威尔将是一场灾难性的行动,削弱了投资者对美联储在没有政治干预的情况下驾驭经济的能力的信心,并对金融市场造成了破坏性的连锁反应。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总统是否具有解雇美联储主席的法律权力令人怀疑。

    联邦储备系统规定,美国总统有权提名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但一旦主席被确认,总统无权解雇他,除非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犯有违法行为(这可能是解雇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的唯一方法)。发球)。

    在美联储100年的历史中,总统从未解雇过任何一位主席。

    装潢艺术设计_企业所得税税收筹划网*这篇文章来自华尔街(Wechat ID:Wallstreetcn)。开放华尔街VIP会员,立即获得金融市场系统服务。*

相关文章
推荐图文
最热文章
https://4l.cc/articlelist-393.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62.htmlhttps://4l.cc/articlelist-414.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38.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36.htmlhttps://4l.cc/article-45182.htmlhttps://f49.in/wapindex-1000-332.html?sid=-3https://f49.in/article-45758.htmlhttps://f49.in/article-45761.htmlhttps://f49.in/article-467.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406-0.html?action=class&getTotal=98https://f49.in/article-42897.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401.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441.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432.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428.htmlhttps://55t.cc/article-2135.htmlhttps://55t.cc/article-4623.htmlhttps://55t.cc/article-10899.htmlhttps://55t.cc/article-41.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76.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48.htmlhttps://www.c8.cn/ylsj/gd11x5.htmlhttps://www.c8.cn/ylsj/cqkl10.htmlhttps://www.c8.cn/ylsj/xjssc.htmlhttps://www.c8.cn/ylsj/cqssc.htmlhttps://www.c8.cn/zst/dlt/zxsh.htmlhttps://www.c8.cn/zst/dlt/sqzs.htmlhttps://www.c8.cn/zst/qlc/chuqizs.htmlhttps://www.c8.cn/zst/qlc/xslh.htmlhttps://www.c8.cn/zst/qlc/xlzs.htmlhttps://www.c8.cn/zst/qlc/lhzs.htmlhttps://www.c8.cn/zst/pl3/lmfb.htmlhttps://www.c8.cn/zst/pl3/chtz.htmlhttps://www.c8.cn/zst/6cai/txfb.htmlhttps://www.c8.cn/zst/ssq/chuqizs.htmlhttps://www.c8.cn/zst/ssq/chuliuzs.htmlhttps://www.c8.cn/zst/3d/dxyl.htmlhttps://www.c8.cn/zst/37.htmlhttps://www.c8.cn/zst/36.htmlhttps://www.c8.cn/zst/33.htmlhttps://www.c8.cn/zst/22.htmlhttps://www.c8.cn/zst/gd11x5/lmcl.htmlhttps://www.c8.cn/zst/40.htmlhttps://www.c8.cn/zst/50.htmlhttps://www.c8.cn/Home/SetPasswordhttp://锘縲ww.easeid.cn/html/about/about-15.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list/list-124-1.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3-6-19/415.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83.html